二○一四年 第二期
活動:2014年第三次「午間雅聚」──「粵語和中文:有甚麼爭論?為甚麼爭論?」

2014年3月31日,中國文化研究所「午間雅聚」活動邀請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教授﹑吳多泰中國語文研究中心主任鄧思穎教授擔任講者,主題為「粵語和中文:有甚麼爭論?為甚麼爭論?」。

鄧思穎 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教授、吳多泰中國語文研究中心主任

鄧思穎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主修中國語言及文學,先後獲文學士學位和哲學碩士學位,其後在加州大學爾灣校區完成博士論文。研究興趣主要是漢語句法學、漢語方言的理論分析、比較語法學。目前擔任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系主任(課程及行政事務),兼任中國文化研究所吳多泰中國語文研究中心主任、《中國語文研究》和《中國語文通訊》主編。


鄧思穎教授首先介紹了香港近來關於粵語的主要爭論,包括粵語是不是「法定語言」、粵語是不是「方言」、粵語是否被「妖魔化」和「普教中」這四個問題。這些爭議緣起於香港教育局網頁於2014年1月底刊登的一篇文章〈語文學習支援〉,該文在提到粵語的時候,在括弧中註明粵語為「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引起廣泛討論。此後教育局撤下此文,並於2月2日發表了一篇名為〈「兩文三語」正面睇〉的文章。該文重申《基本法》第九條的規定,「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以及《法定語文條例》第三條的規定,「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法定語文」。這兩篇文章引發坊間熱烈討論,包括報刊專欄評論、網絡評論等,甚至香港電台製作的「議事論事」節目在2月20日也有專門一節討論這次的「法定語言風波」。

鄧教授圍繞此次粵語所引起的四個主要爭論進行分析和回應。首先是粵語作為「法定語言」的問題。教育局網頁上寫的是「法定語言」,但《法定語文條例》第5章第3條提到的卻是「法定語文」。「語言」和「語文」的區別何在?根據《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的定義,「語言」一般包括它的書面形式,但在與「文字」並舉時只指口語。「語文」則有兩個含義,一是指語言和文字,二是指語言和文學。因此,嚴格來說,香港有的是「法定語文」而不是「法定語言」。《法定語文條例》的英文版本official languages就不存在這個問題,英文language既可以包括語言和文字,也可以單指語言而不包括文字。因此,粵語是不是「法定語言」這一問題,要看這一詞所強調的重點,若重點在「法定」二字,這就不是一個語言學的問題,而是法律問題。至於《法定語文條例》所規定的「法定語文」包括中文和英文,甚麼是中文?這一定義也存在很多問題。《法定語文條例》和《基本法》也沒有明確界定何謂中文。如果「中文」一詞所指的是語言,到底哪一種語言屬於中文?除漢語以外的少數民族語言是不是中文?共同語以外的方言是不是中文?按照一般大眾的理解,香港所說的「中文」就是教育局所指的「兩文三語」其中的「一文兩語」的總和,即是普通話和粵語。然而,這種理解有沒有得到法律的確認?由此可見,粵語是否具有「法定語言」地位的這個問題,是法律的問題,不是語言學的問題。

第二個爭論是粵語是不是「方言」的問題。2014年2月2日《蘋果日報》刊登了一些相關評論,如網上論壇「港語學」有這樣的回應:「廣東話係粵語嘅標準語,定性為『方言』有矮化粵語之嫌。」除此以外,還有不少報刊文章提到語言與方言的爭論。把粵語當作方言到底是不是矮化粵語呢?根據袁家驊等編《漢語方言概要》的定義,方言是同一個語言的地方變體。Chambers and Trudgill 在 Dialectology 一書也提出,語言有不同的變體(varieties),而方言則是有系統性的變體,也就是一種語言的變體。相對於方言而言,「共同語就是一個民族全體成員通用的語言。方言是民族語言的地方分支,是局部地區的人們使用的語言」(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一章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通用語言是普通話,即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由此可見,普通話也以方言作為基礎。至於為何以北方話而不是粵語作為共同語這個問題,則不屬於語言學的問題,而是由政治、經濟、文化等等因素造成。鄧思穎教授指出,方言與共同語處於兩個不同的層次,這兩個層次沒有優劣之分,僅僅是通用與否的區別。方言的界定由非語言的因素決定,跟語言本身無關,而方言也不應有「矮化」之意。至於粵語是「方言」還是獨立的「語言」的問題,根據Noam Chomsky所著的 Language and Problems of Knowledge: The Managua Lectures 的討論,「語言」是指"an individual phenomenon, a system represented in the mind/brain of a particular individual",是儲存在大腦的體系。粵語具備完整的語音、語法,能儲存在每個人的大腦裏,符合獨立語言的條件。因此,從社會因素來看,粵語在中國境內是一種方言;但從完整體系的角度來看,粵語也是一種獨立的語言。粵語既是漢語的方言,又是獨立的人類語言。這樣的說法,是沒有矛盾的。

鄧思穎教授接著談到,教育局在2004年製作給小學推廣普通話的電視節目,在本年二月初被發現有「妖魔化」粵語之嫌。鄧教授明確指出,矮化方言不是正確的態度,每一種語言都是平等的。同樣道理,矮化普通話也不是正確的態度。

最後的問題是爭論已久的「普教中」問題(即以普通話教中文)。香港課程發展議會早於1999年已提出,「長遠考慮:在整體的中國語文課程中加入普通話的學習元素,並以『用普通話教中文』為遠程目標」。這一個問題隨著近年初的粵語爭論而又重新引起關注,而教育局曾於本年初把「普教中學生無分別甚或更差」這一說法從網頁上刪除,更引發爭議。二月初「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在網上成立,並設立了「學生哥齊反普教中」的面書。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反對普教中的討論文章陸續出現。「普教中學生關注組」近來就香港中小學的普教中情況作出統計,發現已有超過七成的小學實行普教中。至於實行普教中的中學,目前數量不算多,但可以預見待接受普教中的小學生逐漸升中學後,普教中的中學將會增加。

社會上反對普教中的理由主要有五個:一、普通話不是白話文,不是書面語,不是雅文;二、學習普通話技巧,並不能等同於學習語言;三、使用非母語上課會導致學生學習被動;四、師資是一個難題;五、實行普教中會消減粵語。鄧教授指出,第一個理由屬於定義問題,是語言學的問題;第二至第四個理由,是技術問題,可通過時間來解決;最後一個理由則屬於政治問題,跟語言學無關。普通話是不是白話文?白話文是用白話寫成的文章,也叫語體文。根據《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的定義,白話文是漢語書面語的一種,是唐宋以來在口語的基礎上形成的,起初主要用於通俗文學作品,到五四運動以後才在社會上普遍應用,成為現代漢語(普通話)的書面形式。普通話以現代白話文作為語法規範,白話文跟普通話同屬一個體系。從目前香港中文教育的實際情況來說,雖然學生在聽、說層面可能仍然使用粵語,但在讀、寫層面早已使用屬於普通話體系的白話文。這樣看來,香港早已實行「普教中」!鄧教授接著提出餘下的問題主要是聽、說的層面,中文教學該用甚麼音來朗讀白話文?用廣州音(粵語)朗讀還是北京音(普通話)朗讀?用廣州音朗讀的白話文算是普通話還是粵語?事實上,香港的中文教育「語」(口語、語音、朗讀)和「文」(書面語、詞匯、語法)往往有割裂的情況。他總結道,「語、文」分家是可行的,但「語、文」一致較為合理。鄧教授提醒我們,要意識到「普教中」涉及兩種不同的理解,第一種理解是朗讀課文的讀音問題,第二種理解是教學語言的問題,兩種理解是不同的,前者是字音學習的問題,後者是教學語言的問題,教學語言屬於語言政策的問題,不是語言學的問題了。

最後,鄧教授回顧近來圍繞粵語產生的幾個主要爭論,並總結他對這幾個爭論的看法。他認為爭論跟社會政治問題和術語的定義有關。社會上由保育意識到本土意識的發展,成為近年香港社會普遍關心的議題。在這種政治氣候的影響下,形成關注粵語的風氣是可以理解的。在近日的爭論中,不少問題顯然跟定義有關,反映了普羅大眾對語言的認識不夠全面,往往離開了語言學的討論,甚至混淆了語言學的概念,引發不必要的爭論。至於粵語未來的發展方向,鄧教授認為保育粵語,應以情為基,以理為法,即以不自大、不自卑的心態認同、珍惜粵語,從語言學的角度認識語言的原理,重視方言研究。

返回
五十年驀回首
馬悅然與中文大學2014
最新消息:中國文化研究所首辦「中國文化研究青年學者論壇」
訃告
活動:2014年第三次「午間雅聚」──「粵語和中文:有甚麼爭論?為甚麼爭論?」
活動:音樂系、中國文化研究所合辦午間音樂會──「樂在其中.濠上絲竹」
活動: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近代人物傳記及數據庫建設」學術研討會
活動:吳多泰中國語文研究中心和中國語言及文學系中國語文教學發展中心聯合主辦「四年制大學中文論壇」
最新出版
文物館「北山汲古──中國書法」展覽
編輯委員會
 
過去通訊
2017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版權所有
本電子通訊為中國文化研究所所擁有。因使用、誤用或依據此電子通訊的資訊而導致損失或破壞,中國文化研究所概不負責。